一只梨

放画小号
孤独终老


注意脸部轮廓线…以及左边那位是我心中的奥地利先生的真实写照,不管怎样,我认为没有放出大下巴 哈 布 斯 堡家族的自己已经很仁慈了。后面那位姑娘十分古灵精怪,不知道是不是短发的原因,我认为她还很有Monica的气质。

最后还有一位德国勋爵(放在那年代这名字差不多就有这个意思),一定要高贵典雅的话:

右下角那个黑色秃头的右边,气质还是有的,不过图太小也认不出他到底是谁…放个黑白试试

这张要清晰一点。不过身为现代人的我依然很难接受这样的设定,毕竟那样的绅士通常都是留胡子的。

(比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我就不放图了)

当然有人会问,德国精神在哪里?我想这大概是指我没有凸显出所谓的军国主义做派…

但看了《西线无战事》和《我们的父辈》之后我觉得武力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类似的电影还有《消失在狼群》、《决战斯大林格勒》德版),第三帝国的军装并没有那么吸引人。除去勋章、绶带、腰带,它只是一件普通的衬衣而已。有时我们必须同意教科书上的话,战争并不是件好事情。

(当然看帅哥无罪,hooray!我超喜欢这张!)

还有关于德国的 国民性 问题,历代学者说的都已经够清楚。但无论如何,人性大同,把一个民族归为一类特定人群是很愚蠢的做法,不论那种类别是好是坏。不过最后我还是要说,不要信塔西佗,不要信塔西佗,不要信塔西佗,《日耳曼尼亚志》的真实性不高于认为赛里斯人都红发碧眼的罗马著作。塔西佗的研究即便并不有失偏颇,但用古典时期的书来衡量现代人的行为无疑都是不恰当的。

1.       意大利(Italiano)

嗯,终于到了意大利…我们先来讲讲关于意大利的名字…由于对意大利文化没啥了解,我觉得这名字也挺好的…

正经来说,如果是一个罗马人,他可能叫Octavius,Aurelius,Scorpius一类的以-ius结尾的名,不过那毕竟是很早的时候,通常人们也不叫这些名字。我脑内的意大利最具特点的时期就是文艺复兴,所以实际上我总希望他是叫做Marco Polo,Polo Solenttino,Giuliano一类的o、e、a结尾的活泼欢快,语速一快听起来就一团乱麻的名字。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一个意大利名字该是怎样的,所以私下里我总用Cino、Roman或Marcus代称。

还有意大利女性。我不喜欢英国的女性名字,总觉得她抢走了一个意大利女孩的名儿。Rosa,很好,s要记得发出sh(sch)的音;至于Claire,对此我毫无异议:我知道的第一个意大利女名就是克莱尔,Claire Clairement,拜伦勋爵的情妇,女儿Allegra在五岁零三个月时死了(《阿里格拉之谜》)。另外,我总觉得意大利女孩应该不会很贤淑,而是很独立自主,甚至性格泼辣——她们的男朋友们常常都在沾花惹草,保不准会有怨气。谁知道呢?

很好我们最终可以讲讲意大利人…还是先讲讲面部特征吧。

我认为罗马人最突出的是他们的鼻子和不高(相对于日耳曼人)而强健的体魄。虽然现在并不怎么看的出来…上面那个雕像是宙斯化成鹰掳走的那个少年,长相还算清秀,但鼻骨也是挺直了的。事实上即便是维纳斯、雅典娜一类的女性形象也有挺直的优美的鼻子,从侧面看是一个与额头联通的平面。

这小只是小卫,实际上他是我能想象得出的最接近日凡屋秀和的Feliciano的人了,为什么?well…

这只也行,不过我到现在也不确定这是谁…

好了这是小卫他哥(你呸)大卫,总之这时我的注意力还在鼻骨上。注意,罗马人的鼻子和日耳曼人不同,我认为罗马人的鼻子偏于细长一些,鼻翼不会显得突出,在过去这好像是叫做“希腊式”的?但如今罗马人种大多分布于意大利南部和西班牙,北部有日耳曼混血,因此也要分情况讨论。

以及我还是不大喜欢all意的想法,所以…用图说话?

我一直对你们脑内的清纯意大利满心疑惑…也许会有人举《魂断威尼斯》的例子,可那男孩的原型是个波兰人,和罗马人不沾边。(好了我要开始强词夺理了)但不论怎样,嗯,意大利人都不是很弱的,至少他们是情场老手。以及,意大利人自己推翻了那个傻逼墨索里尼,你能想象德国人这么干吗?

在没有认真想过国家拟人之前,我心里的意大利人其实都是些热情的长胡子爷爷叔叔和胖胖的奶奶…

奶奶的图没找到,爷爷可以凑合看。还有就是意大利人的粗眉毛,完全和英国人有一拼!在一些眼睛微微内凹的人身上结合看来,阳光一照就看不清眼睛,比如阿格里巴:

当然还有其他的例子,比如海盗、罗马青年和摩西…外貌就此为止吧。

我不大喜欢日凡屋秀和把意大利笼统地分为南北两部分的概念(虽然事实也差不多),特别是他们竟然相处融洽…当然了,意大利人都是和平主义者,但心中终归还是有点互相敌视(特别是南北之间)。以及照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把意大利分为罗马、威尼斯、热那亚、佛罗伦萨、那不勒斯、西西里等十几个地区,而且意大利的统一更像是几个邦国互帮互助最后才发现“哎呀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竟然还挺合适的”,这样类似于结了婚才相爱的夫妻。并没有浓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直到现在也不怎么有)。

关于意大利的国民性,我不大好总结的。《约翰·克里斯多夫》下册说意大利人迷人、优雅,但“这些全都是表象!”,说意大利人与法国人不同,“法国人脑子始终在转,即使是在空转”,但意大利人的生活太懒散,徒有其表,激情洋溢时却可以“掀得比其他民族都高,他们的文艺复兴便是一例”,因此平时他们都和平相处,换政府都不带打个仗的。大意如此,书不在手边,难免有偏差。结合我的理解,意思是讲意大利人虽然热情但实际上是较冷漠的,“他们什么都爱,但什么都不偏爱”,即便爱情也是“在不扰乱生活的前提下”;因此意大利式的爱情很有日常的风范,即便在热恋中也是如此。看得我好揪心——因为罗曼·罗兰似乎说的挺对。

最后聊聊我对这两个国家的cp感…意德意一生推,其实只要对家回个头就能发现意德的存在(…啊,落败孤岛孤败落)。以及调情小能手乐天派意大利/悲观主义者哲学论德意志真的不来一发吗!在我脑内就是萨列里和莫扎特般的存在(尽管他俩性格反了)。关于意大利的cp,嗯,我觉得啥都还好,不过也没有什么固定模板或特别偏爱的。关于德国的那可就多…德法在我心中是克拉夫特/奥利维埃,德英则是格林德沃/邓布利多。至于美/德则是《珍妮姑娘》那一对,格哈德小姐的性格和日凡屋秀和设定的德国很相似,一样悲观论调,一样单纯(?)。

全文完

后记:我觉得国庆了还是该有所表示…翻译的两篇都没搞完,不好意思拿出来,那位等待的姑娘对不起了。实际上总体我就想说意大利没那么垃圾,德国没那么死板,意德可行。以及我故意强调了是“国民性/问题”不是“国民/性问题”,希望不要引起歧义。

不打国名分割线,你逼我吃黑面包都不打。

部分著作/画作参考见图片名称,如’American Creations.jpg’


评论

© 一只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