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梨

放画小号
孤独终老

【Billdip、Mabifica授权翻译】传说在思绪纷纭之中(4)

这剧情棒到不想看cp 可惜上不了ao3 好想看下文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比鹰:

第四章:宿醉与购物(Chapter 4: Hangovers and Mall Trips)

 

Dipper在床上翻了个身,睁开眼瞥了瞥手机屏幕。现在是早晨八点多。他呻吟着翻了回去,又在床上舒服地翻来覆去了十分钟左右,才让自己的身体放弃再度强制休眠的欲望。他绝对没有准备好迎接新一天的到来。

 

他套上一件海军蓝的T恤,又穿上灰色短裤和黑色网球鞋。Mabel就算再过几个小时也不会醒,所以他觉得不如给自己做杯咖啡,再开始安置他的行李。他真的很喜欢他和Mabel屋中的家具和陈设。他的屋中有床,有放衣服的抽屉,有独立的衣帽间,窗户周围嵌着与墙壁一体的书架,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淡蓝色墙纸遮盖了所有的墙壁,与同为淡蓝色的地毯共同烘托出一种酒店的氛围。整体上比他设想的豪华多了,但这毕竟是Northwest旧宅邸的一部分。

 

Dipper花了一两个小时安放他大部分的行李,剩下的几个箱子被他塞到了衣柜中。毕竟他只带来了他的衣服和书。他在大学里的室友才是那个持有各式各类海报而且承包了墙壁装潢的人。

 

不过他倒是有一个专门用于研究超自然现象的公告板。就像Mabel的剪贴簿一样,这是Dipper了解和追踪他曾经喜爱过的事物的方法。他在很久之前就发觉了,即使重力泉是太平洋西北部异常现象的高发中心,其他地区也会有偶然的怪异事件发生。这是他和Mabel两人在参与无数的野外旅行和探险活动时无意发现的。

 

手机的来电铃声把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他认出了叔公的新手机号,于是接通了:“喂?”

 

“早上好,小鬼!我做了些Stan私房煎饼。快去叫醒你姐姐,然后麻溜儿滚到主宅来。”

 

“行。你打算告诉她吗?就是那件事。”Dipper谨慎地问。

 

“当然,但不能当着Fiddleford和他儿子的面说。目前为止这还是个家族秘密。”

 

“嗯,这样最好。我现在就去叫Mabel。待会儿见。”                    

 

Dipper挂掉电话,转身上楼。Mabel占据了楼下两个互通的房间,相隔只一扇门。这对她来说非常方便,毕竟她有那么多手工艺术品。Dipper倒是不介意,不过两人一致同意把楼上的一间空房当成他的工作室,而剩下的那间屋子则用作客房,以防他们的大学同学或父母想来拜访他们。

 

Dipper敲了敲他姐姐房间的门,回答他的只有寂静。他透过门缝向房间里张望,看见她凌乱的棕色长发像面毯子似的在枕头上散得到处都是。亮片的痕迹从门口延伸至她的梳妆台,又从梳妆台延伸到了床边。而她则缩在毯子里,把自己包成了一个茧。他悄悄走近她的床边,温柔地说:“Mabes,该醒醒了。Stan叔公做了他的私房煎饼在等着我们呢。”Mabel嘟哝了一句什么,然而Dipper并没有听懂,只见她又翻了个身。“Mabel,如果你不起的话,我就要用极端手段制裁你了。”

 

她翻身在床上趴着,仍然没有做出回答。

 

于是Dipper一屁股坐在了她腰上凹下去的地方,故意压挤她。“Dipper,别闹!”她挣扎着朝他喊,却被自己茧型的毯子困住了。“如果我先下去收拾收拾,你会起吗?”“嗯,我等等就起。”Mabel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听起来像是服输了。等他一放开她,她便缓缓坐起来,死死盯住他不放。他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觉得不该对抗明显是宿醉未醒的姐姐的起床气。

 

“我去给你找点阿司匹林(一种止痛药),再煮杯咖啡。”他说,在她暴走之前迅速离开了房间。

 

Mabel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身上穿着舒适的紧身裤和一件略大的毛衣。她抓起Dipper放在厨房流理台上的阿司匹林和水,吞下后转头瞥见一杯咖啡递到了她面前,于是嘟哝着接过来,抿了一口才说:“你真讨厌。”“你还不是也无数次地这么对付过我,至少我没像你挠我一样把你挠起来才罢休。”Dipper也毫不客气地回敬她,于是Mabel耸了耸肩。他知道她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

 

在他们走去主宅的路上,已经打起精神的Mabel让Dipper松了一口气。如果Mabel能在她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来面对Bill的故事,那就再好不过了。他真的很想和她谈谈。他总想怀疑叔公们做这一切的用意,但他不能。头脑中另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告诉他,只要相信他的叔公们就好。但他却永远都不能相信Bill。

 

他们走进主宅,听见Ford向他们打招呼:“Dipper!Mabel!厨房在这边!”他示意他们跟上他。三人一同来到能容纳五十来人的餐厅,又走进厨房,看见Stan正在翻锅里的煎饼。Fiddleford和他的儿子Tate正坐在厨房角落里一张大小对他们来说更合适的桌子旁边。

 

Bi——不,是William,正倚在一张酒吧高脚凳上翻着手中的杂志。他穿着黑色的水洗牛仔裤和同样的黑色衬衫,戴着那副黄色太阳镜,看上去百无聊赖。Dipper决定先问候一下帮助过他和Mabel的人,暂时把Bill晾在了一边。

 

“McGucket,好久不见!”Dipper高兴地说,伸开手臂给了老人一个拥抱。Mabel跟过来,把两人一起揽入她的熊抱中。

 

“我的天啊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Fiddleford先生!多亏了你能让我们待在泳池小屋!那里真是太棒了!”Mabel终于放开了两人。“你们是Ford的孙侄女和外甥嘛,更别提你俩之前救了重力泉的大家一命。”老人朝他们笑了笑,双眼在镜片后面闪烁着慈祥的光芒。

 

“别提了,你也知道那是大家的功劳。没有你和你炫酷的发明,在修理那个黄金三角形*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变得那么帅气。”Mabel一口气说了好多。Dipper偷偷瞄了Bill一眼,发现他脸上的表情与之前别无二致,仍在浏览着杂志。于是Dipper心中莫名浮现一丝失望,又很庆幸他没做出什么反应。

 

在其他人再次开口之前,Stan把一盘热气腾腾,还在滋滋作响的Stan私房煎饼放在桌子中间供大家享用,又递给Bill另一个较小的盘子。Bill终于放下了杂志,开始对着他面前的食物狼吞虎咽。

 

Dipper和Mabel在Fiddleford和Tate身边坐下,听两人讲述他们最近的发明的细节。他们一直聊到了中午才罢休。Fiddleford和Tate向其他人道了再见,准备回地下室继续完成他们最近的作品。

 

Dipper站起来伸了个懒腰:“Mabel,我们也得走了,毕竟还有东西要买。”于是Mabel跟着他站起来,却又被Ford叫住了:“等一下,我有话要对你们俩说。”Mabel瞪大眼睛看着她的叔公,而Dipper却在盯着把脸藏到了杂志后面的Bill。

 

“什么事啊,Ford叔公?”Mabel问他,却不知道她是在逼他开口。

 

“这件事让我很难开口,所以我还是直说吧。William,其实是Bill。Bill Cipher。”

 

“哟。”Bill若无其事地说,目光仍旧黏在杂志上。

 

Dipper在Mabel开始颤抖的时候扶住了她的肩。“你——你开玩笑的吧。是不是啊,Ford叔公?”她把目光转向了她的另一个叔公,同时抓紧了弟弟放在她肩上的手。“Stan叔公?”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她问,随即扭头看向Dipper。“你已经知道了?”Dipper摇摇头:“我也是在打完水枪后才知道的。”她打了他一拳,险些让他把肺咳出来。“为什么你没告诉我!”“你那时候醉了,浑身还沾满亮片,我不想……我想让你多玩一会儿,毕竟我知道我们今天要应付这件事,就在此时此刻。”

 

Mabel捏了捏她的鼻梁。Dipper知道宿醉的她仍然在头疼。“Mabel,我们可以解释这一切,如果你愿意听的话。”Mabel看着他们,严肃地点了点头,同昨晚上Dipper在Stan面前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有了Ford在旁帮忙解释整个故事,一切听起来都容易多了。他不仅告诉他们,两人是如何针对Bill的约定拟定了一整份毫无漏洞的合约,也讲述了Bill把他们从食人族部落中救出来的故事,以及他是怎样保护两人不被百慕大三角的幽深海水吞没的。Dipper和Mabel已经完全意识到了在这场旅行中Bill缺席的严重后果——两位叔公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着回来的。

 

Mabel转头看向Bill,发现他已经放下杂志,正在手机屏幕上划着什么。

 

在Mabel向Bill走过去时,Dippe谨慎地盯着他们的旧日死敌。“也就是说,你在航行中救了我的两位叔公,而且同意在你的魔力恢复之后不再打扰人类,是吗?”Bill从他的手机上抬起头,朝Mabel洋洋得意地笑了笑:“没错,Shooting Star。”于是Mabel立刻给了他一个拥抱。“谢谢你救了他们。”她轻声说。但在Bill反应过来之前,她便紧紧箍住他,把这个拥抱变成了她举世闻名的熊抱(她称作加强版熊抱,猜猜看它的威力吧)。Dipper看着Bill的脸色逐渐转为青紫,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你要是敢背叛我们,我就把你丢去喂狼。就算是想想也不行。”Mabel严肃地说,随后松开了他。看着Bill边揉他的嗓子边喘气,Dipper压住了想要笑出声的冲动。他的姐姐已经变成了一个混蛋,而这让他很自豪。

 

“现在没问题了?大家都了解情况了?”Stan面带忧虑地问。Dipper捧着脸想了一会儿才说:“没问题了。不过我不会相信那个三角的。”他用手指点了点Bill。后者哼了一声:“没礼貌。”随后Dipper转向两位叔公:“但我相信你们俩,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Mabel就在此时举起了她的水瓶朝他们大喊:“别瞎腻歪了!”

 

“现在我们必须尽快去商场,回来之后还得收拾不少东西。”Dipper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去。“行,不过要你来开车。”Mabel要求道。

 

“介意我同你们一起去吗?”Bill终于缓过来了。Dipper和Mabel互看了一眼,随后Mabel转头对他说:“当然了,为什么不行?”于是Dipper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

 

一路上Dipper只想静静地开车,但他的姐姐,那位蝴蝶一般令人眼花缭乱的交际女王却在一刻不停地追问Bill过去十年来发生的故事。“所以他们无意吵醒了一只北海巨妖的时候你也在那儿?”

 

“对,但那时候我的魔力还没有恢复,所以我们得尽快摆脱它。它试图把我们的整艘船拖到水底下,于是眼睛就挨了红帽子老头儿*的一拳。那次我险些笑吐。”


—TBC—

此章未完。

*原文为kicked Bill's triangular butt,直译就是踢Bill的三角形屁股……咳嗯。

*原文为Fez,词意是男子头上戴的毡帽。这是文中Bill对Stan叔公的称呼,因为在动画结尾Stan同Ford出海时头上戴的是红色的毡帽。(就像他喊Ford叔公“Sixer”一样,这两处我决定统一译为老头儿。欢迎小天使来和我讨论!)这个注解其实应该加到上一章里然而我忘了……

*6.11对第二条注释的更改。我之前未深入调查“Fez”的形式和词意,错误地理解为作者在特指Stan同Ford出海时头上戴的那顶红色的毡帽。感谢@(mc^2)instein在评论区对我的提醒。“Fez”的英英释义是一种平顶带流苏的圆锥体男士帽子(多数为红色),百度图片也告诉我此帽子就是Stan经营神秘小屋时的均码可伸缩四次元帽子(←并不),在最后一集传给了Soos的那顶。


第四章比第三章稍短一些,估摸着翻译之后大概七千字左右,于是果断分开发【这么懒好气哦x

以及这次主要是想问一下大家对于长章节的翻译的想法。是更喜欢我分上下章节发,还是更喜欢我整章翻译完之后再发?我目前对翻译后字数的估算方法是先翻译一半章节,如果这一半字数超过了三千,那就分段发。小天使们来留言私信你们的意见呀!

评论
热度 ( 126 )

© 一只梨 | Powered by LOFTER